墨舞你给我的梦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1:09:27 来源: 淮南信息港

她很累,整天恍恍惚惚的。她很想停下来,可是她知道她的人生脱轨太久了,隐秘的心里那些疼痛令人温暖而真实。她想,没有来过这世上该有多好。  自从子帆来过她的屋里后,萌萌就觉得空气里那股浓重的荷尔蒙香味怎么都散不去。事情的原委还得从头说起。  那是冬天的午后,萌萌和往常一样去集贸市场买菜,她已有4个月的身孕,孕期丰沛的激素分泌使得她黑发乌亮,悠悠地走在冬日暖阳中,一头乌发更加程亮,瓷白的肌肤中透出蜜桃汁儿般的粉红色。  她提着一篮子蔬菜瓜果,一路哼唱着小曲慢悠悠地走在冬日暖阳里。忽然,头顶斜上方传来一声闷响,有一块阴影迅速地向自己迅速地靠近。萌萌缩了一下肩膀,手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护住隆起的腹部闭上了眼睛。  等萌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子黑黝黝的脸庞挡住了耀眼的阳光。他安慰的说:“别怕,没事了。”然后,他因疼痛发出低微的呻吟。萌萌没有说话,只看到他的手背上涌出一层层鲜红的液体,那么刺目。  原来,刚才楼体上出现了意外,部分砂石料凌空滚落,而眼前的男子就是用手臂挡住冲着自己袭来的石块。  萌萌惊魂未定,她的手一直紧紧抓在他的手腕上。他温热的血液流进她的指缝间,她连一句道谢都忘了说。  “你送我回家吧,反正不远。顺便帮你清洗伤口。”萌萌执拗的语气不容得半分推诿。  他一声不吭地提过萌萌手上所有的东西,身上都是灰尘和深深浅浅的污渍,脸上散发出阳光和汗水一起微微发酵的味道。  这个外表俊朗男人的缄默寡言,让萌萌愈觉得他的神秘莫测,便更加好奇,就像渴望在幽深的一片丛林一探究竟。路上,萌萌知道了这个大男孩名叫子帆。有一个瞬间她多么希望自己是个20出头不管不顾的小女孩,被这个男人粗糙温厚的手掌牵着去私奔,该是一件多么醉生梦死的事情啊。  萌萌家的门窗上还贴着新婚的大红“喜”字,虽然经过几个月风雨的腐蚀依旧醒目夺艳,客厅的墙上偌大照片里她和丈夫小枫笑得既美满又幸福。  子帆始终一言不发,任由她冲洗伤口,只有一个无比暧昧的动作留在了那温热午后狭小的空间里。萌萌给他上好药,缠了几道绷布条的时候,萌萌俯身轻轻呵气,红润的嘴唇靠得很近,她的头发挠得子帆心里直痒痒。  有一阵说不出的感觉正喷薄欲出,她知道,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心动的感觉。热烈而一见钟情的爱是因为在灵魂深处,你就企图在那个人身上寻找答案。萌萌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浑身还散发尘土味且来路不明的建筑工程师。  在那短暂的相处萌萌就看得真切了,别在他上衣口袋里的钢笔和绘图铅笔,卷尺随便揉成一团,方方正正的文件袋夹在身体的一侧,参差不齐的图纸不经意的露了出来。  这是她儿时熟悉不过的打扮了。爸爸总是穿成这个样子送她上学,接她放学,她在建筑工地干燥舒适的角落里做作业吃盒饭。她喜欢那里的空气,带着特别踏实的泥土味,夕阳金彤彤的光芒包围着她。她喜欢无暇的时候,一个人双手托腮,眯着眼睛看对面那些风骨正劲还是雏形的高楼大夏,描绘它们,建造它们的那些双手是多么性感和迷人。  直到遇到子帆,萌萌心里的少女梦轰然苏醒。她真切地感受着他给自己带来特别不一样的感觉,那是自己对他与日俱增的爱与渴望。  那天过后,萌萌去找过子帆两次。一次是为他精心地挑选了美味的小蛋糕,用干净的塑料袋套好特地送去,借以表示感谢之意。一次是傻傻的拿家里进口的高像素照相机去给子帆拍照。萌萌说;“怕以后找不到你,将来我想给孩子看你的照片,告诉他是你这个叔叔救了他。”  次的时候萌萌故意说如果吃不了,可以带回去送女朋友吃。小枫狼吞虎咽吃光了所有的蛋糕,嗓子里发出含糊的应答声:“没有。”  第二次子帆拒绝照相,他拿过萌萌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他说,一个人想找另一个人,只有这种方法才能找到。  阳春三月的天气很美,美到充满了希望,就像萌萌的心。她恋爱了,怀着一个人的孩子,和另外一个男人。  萌萌都27岁了,已婚已孕。可从真正意义上来说,她没有谈过恋爱。  她和小枫是相亲认识的,她对于小枫的印象不坏,外表还算过得去,家境颇丰。小枫也满意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他们见过面后,就开始频繁的约会。  可是萌萌觉得很乏味,每次约会就是看电影吃饭聊些琐碎的生活,突然有一次她提出来要开房。小枫的脸惊得愣了一秒又浮上来难以抑制的喜悦。萌萌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我还是一个处女。”听到这话时,小枫的嘴几乎都裂到了耳朵根儿。  一个月以后,萌萌拿着一深一浅两条线的验孕棒给他看时,他当场就高兴得抱着萌萌转了三圈,然后摘下路边一株野花跪地向她求婚。萌萌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她没有猜到事情是这个结局,头脑一热就嫁了。  萌萌被小枫深深地感动了,在这世上,能够得到一真心太不容易。而如今,她也将小枫深深伤害了。在这世上,能够动心,也值得拿全世界去交换。  萌萌先是和小枫相互发着短信,天凉加衣,按时吃饭,还有伤口恢复的情况,以及时不时来一句“我想你”了。萌萌不觉得羞耻,因为那是她真实的想法,即使他每天都要路过她的小屋直愣愣地望着工作中的小枫好久,她还是止不住的想他。  他们开始偷偷地约会,她给他送午饭,在工地冷清的背阴处,她看他狼吞虎咽地吃完,然后踮起脚尖亲他的唇角舔掉还挂着的饭粒。小枫用力长时间的拥抱她,手掌在她身上游走抚摸得那么温柔,他仔细的抚摸她隆起的腹部,他说:“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  在萌萌和小枫刚结婚搬进来的时候,施工楼刚好盖到正对着她家窗户的高度,子帆每天默默地看着她,想象着这个美丽的女人是在等着自己回家该是多么美满的生活。子帆说:“我不在乎你肚子里是谁的孩子,以后将是我们的孩子。”  于是,萌萌下定决心,生完孩子就和小枫消失,她的人生需要重新开启。  就这样过着不能见光的分裂的生活,萌萌临产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小枫悉心地布置了婴儿房。一个周末阳光很好的下午,萌萌看着小枫忙前忙后这样幸福地建设着家的每个角落,她心里也曾有过微微的动容,她也也想停下来,可是想想后又明白却不能停在这里。  萌萌加紧了准备的步伐,联系外地的生产医院,买机票,租房子,行李没有什么好收拾的,除了秘密办理银行卡,这个家的一件东西她都不想带走。  很快,子帆在这边的工程收尾了,他将去往另外一个城市迎接一个新的项目,按照他们的计划,不出意外一个月以后他们将在另一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直到子帆临上飞机之前,他亲吻着萌萌的额头说:“我等你来,再见。”可是,萌萌就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句话成了这个让她倾注全部的爱的男人留给她的一句话。  子帆去了另一个城市之后他们之间就失去了一切联络,他拿走了萌萌所有的存款,她深信不疑他是去建设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安乐窝,一个灿烂的未来。萌萌手里仅仅剩下一张机票。她在极其焦虑的情绪中终于等到了出发的日子,即使不知道投奔何处,她也已经无路可退。  然而这一次,萌萌豪赌的的赌注她并没有猜中。  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等待她的是比绝望更可怕的宣判。当她挺着十个月即将临盆的腹部走出机场大厅的时候,她就被穿便衣的警察带上警车。萌萌对此并不感到意外,以前她也想过或许会有这么一天,她曾经丝毫不在乎,而今,她心里有爱,于是她觉得这是令人多么悲伤。  很久以前,萌萌就放弃了自己。十七岁的时候她暗恋爸爸工地那个不知道叫叔叔还是哥哥的工程师,那是一个漫长的时间,整整四年。那个人有女朋友,萌萌常常偷看他们在工地的废墟里亲吻,可是也拿同样湿漉漉的的唇吻她,吻她光洁的额头和鼻尖,就像吻一件珍贵的礼物。他们在潮热的夏和寒冷的冬拥抱在一起。他的心跳那么动人,身上永远有呛人的泥土味,包裹着少女的心化成粉末。  其实,那一天他们被发现的时候什么都没干,是萌萌自己脱光了衣服钻进了他的怀抱里。他只是抚摸,连揉捻都舍不得,可是他的喘息声很温热很急促,萌萌感觉自己好像飞上了云端。就是那一刻,爸爸带着很多工友和警察闯了进来,萌萌的人生好像从那一刻画上了休止符。  躁动不安的青春里,少女懵懂初开的动心就像是一个未完成的仪式般留在了萌萌的心底。那个男人的体温和爱惜,还有那令人沉醉的尘土气息,在萌萌身上下了一个难解的魔咒,她所有的爱都等着被这样一个人召唤,然后沉沦。  审讯在医院的特护病房进行。萌萌没有反抗,也没有打算去反抗,对着警察冷如冰霜的眼睛,她全盘托出。  这些年以来,她一共骗过两个男人卖过两个孩子。她假装和他们恋爱然后发生关系,没想到这些男人果然都付不起责任,他们逃避拒绝,萌萌就顺势敲诈一笔赔偿费,然后消失去另一个城市,当孩子生下来之后,再由她所属的犯罪组织负责卖掉。  她的心里还有愧疚吗?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清楚。从那一天之后,萌萌就感觉自己只剩下一具很轻的皮囊,在堕落的深渊越飘越远。在这些颠沛流离的日子里,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爱了,心死得一干二净。没有爱的人就没有意义,也没有力气努力地在这本来就足够艰辛的人世活下去。  直到她遇到了子帆,这个全身都散发着阳光的男人,足够照亮她的黑暗,他的魅力对于她来说,欲罢无能。他的出现,她的生活焕然一新,就像她的生命有机会重新来过一样,所有爱的情绪一旦苏醒,她会哭会笑会痛苦会思念,她有莫大的力量和勇气将自己摧毁重建。  梦是美丽的,总归破灭,萌萌织就的就是这样一个梦。她等的子帆还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萌萌不怪他,没有答案就没有绝望。只要他在这个时空里,他就能与自己一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活下去。  她在频临崩溃的疼痛中产下一个新的生命,伴随那一阵嘹亮的啼哭声,一切深重的罪孽都暂时被撕得粉碎。萌萌累了,她太累了。其实,她已经给组织的中间人一大笔钱,让他们在孩子出生以后还给小枫。她没打算小枫能够原谅她,或许他恨自己恨的咬牙切齿也好至少这样她的心里会踏实一些。  她很累,整天恍恍惚惚的。她很想停下来,可是她知道她的人生脱轨太久了,隐秘的心里那些疼痛令人温暖而真实。她想,没有来过这世上该有多好。  她想念子帆,他的身影已经和十七岁的那个他重合在一起。她这一生多么寂寞,寂寞到只想去为了爱而活。可却没有一个真正的爱人能和她相守,把这一世的时光任性地来挥霍。  但是,萌萌永远都不会知道,此时此刻的子帆也正深陷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他们的组织有两种犯罪模式,一个是由女性骗单身男性的身体和金钱,另一个是男性骗取已婚少妇的金钱和爱情。 共 40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冷淡因为你缺乏性幻想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昆明治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