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南稀土产业繁荣背后盗挖泛滥

2019-05-22 10:15:35 来源: 淮南信息港

赣南稀土产业:繁荣背后盗挖泛滥

从控制生产总量到缩减出口配额,再到开采秩序专项治理,在前所未有的稀土整治中,不少违法违规、乱采滥挖的稀土企业遭遇当头棒喝。

此次国家加大对稀土矿产资源源头的控制力度,理应使稀土分离企业纷纷为原料叫苦。然而,在对赣南稀土产业的采访中,却发现多家稀土分离企业呈现一片繁忙景象,似乎没有缺货的迹象。带着原矿从何处来的疑惑,开始了对赣南稀土矿山开采的暗访。

令人不安的繁荣

八月下旬的一个工作日,赣南一家产能在3000吨/年以上的大型分离企业的大门口,工人们正在排队打卡。由于实行三班制,此时虽说已经临近下午四点,但这些工人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远远就能听到轰轰的机器声,从萃取分离室到离子交换室,再到电解冶金室,车间一片繁忙。而工厂内的敞篷车间,甚至是露天场所,都堆着一摞摞的稀土矿。该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自行业整顿以来,本地企业受出口配额减少以及行业准入门槛提高的影响较大,以该公司为例,虽然目前生产没有受到太大波及,但内销外销都受到较大抑制。

从赣县到赣州,再到信丰,其他地区的稀土分离企业的情景也是类似的,稀土分离企业向倾诉多的是出口配额的减少影响了销售。据此,赣南稀土分离企业所呈现的这种繁荣让隐约感觉不安。

今年3月,国土资源部下达2010年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为8.92万吨,其中轻稀土7.7万吨,中重稀土1.22万吨。而在1.22万吨中重稀土矿中,江西为8500吨,福建和广东合计3500吨,另外的200吨指标为云南所有。

从分离企业的产能来看,赣南官方给出的数据是规模以上的分离企业产能为2.万吨/年,民间及业内观点为约3.5万吨/年,即便是按照3万吨/年的分离能力,且南方其他省份的稀土矿也全部运往赣南,赣南稀土分离企业的开工率也只有5成不到。

这似乎并非易事。自去年9月以来,稀土氧化物的价格就开始一路走高,以“镨钕”为例,该品种自2009年一路回升,已经从2008年5万-6万元/吨上涨到现在的约20万元/吨。现在如果将稀土矿全部运往赣南,无异于让当地企业放弃大好的赚钱机会。

也就是说,如果各地的实际开采量都能按国土部所给出的开采性指标予以限制,那么赣南大部分稀土分离企业现在更应该是为“无米下锅”而烦恼,而不是为出口配额缩减影响出口而叫苦。然而,所到之处,稀土分离企业却呈现一片繁忙的景象。统计也显示,截至目前,尚未有一家拥有稀土分离企业的上市公司发出过停产或减产的公告。

目击滥挖现场

现实和想象的差距使得的心情渐渐不安起来,调查赣南稀土开采现状就成了此行的临时性决定。

几番周折之后,一位自称对赣南信丰稀土开采较为了解的陈东明愿意陪同前去探访。信丰目前的合法稀土矿开采点仅有虎山大塘坑、安西烂泥坑、新田东坑坳3个矿点,而陈东明却称,龙舌、古坡等地极有可能存在老矿点开采死灰复燃的情况。

汽车从赣南的信丰县向东南行驶,穿行在曲曲折折的南岭山区丘陵中,视野所及,青山含黛。进入乡村以后,路面逐渐变差,有些地方,不得不下车徒步前行。

在崎岖的林间小路上,不知颠簸了多久,突然一阵刺鼻气味引起了我们的警觉,放眼一看,一片树林后面,有一座白茫茫的山头在烈日下格外刺眼,陈东明说,这就是一座正在开采的稀土矿场。

一开始,以为那里是一片废弃的窑场,是陈东明道出了其中的奥妙:他顺手指向留有一道道流水印痕的土地表层,虽然它们在烈日的暴晒下已干化,但还是与周围干燥的土地表层有明显的区别。“非法的稀土矿一般都采用池侵工艺,也就是说,有水才可以开工,从这些流水的痕迹来看,至少说明这个矿场前两天还在开工。”

顺着流水冲刷的沟壑,爬上了矿场,整个工地显得满目疮痍,数百亩山林被砍伐殆尽,大面积开挖后裸露的泥土毫无防护,疏松的土坡上沟壑遍布,大量泥沙被雨水冲刷后堆积在山坡下面的水塘里。

在工地的一角,一座山坡已经被挖得只剩下一角,在山头的下面,建有数目不等的田字型沉淀池,PVC管道将沉淀池相连,池中表层的泥土呈现黄褐色,并散发出刺激性气味。沉淀池一边的简陋工棚附近堆放着碳酸氢铵、硫酸铵等原料,另有叶酸等原料的包装袋散落在四周。

矿场附近的村民说,现在私营矿主都是晚上开工,有的搭一个棚子,有的甚至连棚子都不搭,这样也不容易被人发现。

回到赣州市后,将这些照片拿给有关专家分析。他们的答案近乎一致:图片中的稀土矿山开采所属于半原始开采方式,开采工艺是几年前就已经明文禁止的。一坵坵农田模样上面灌满水,这些水是投放了化学原材料的,然后,这些水会通过多层管道流进做好的池子里,进入池子里的就是稀土了。

“搬山运动”是赣南人对上述池侵式稀土开采的一种形象描述。2007年9月,赣州市《关于印发〈江西省环境保护禁止和限制建设项目目录〉的通知》等有关规定,离子型稀土矿原矿池浸工艺属于有色金属行业限制类生产工艺,而离子型稀土矿原矿堆浸工艺实际上是放大的原矿池浸工艺,对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市政府决定,近期将全面停止采用堆浸工艺生产稀土原矿和暂停稀土原矿生产。

赣南的尴尬

可以说,赣南人对稀土盗挖的行为并不陌生,有1000多个稀土开采矿点曾经在赣南大地遍地开花。如今,作为赣南地区稀土矿开采权的掌控者,赣州稀土矿业公司无疑是无证开采的受害者。

赣州稀土矿业公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称,为了防范私营矿主的稀土乱采滥挖行为,公司在已探明的稀土矿场和旧矿场等地区,布防GPS定位系统,随时跟踪各个矿点的进展。而信丰县矿产局则告诉,“巡山是他们整治稀土非法开采的日常工作。”

即便如此,稀土滥挖现象在赣南也不是个案。就在调查的同时,江西省某媒体爆出,遂川县巾石乡山岭遭遇非法开采稀土,其采访的某矿主甚至称目前非法开采大有人在。赣州稀土矿业公司副总经理赖兆添今年三月份也曾表示,“我们的生产量只占全国的一半,剩下的一半大多是无证开采的,这让我们很无奈”。

那么,缘何在重拳整治之下,赣南依然存在稀土盗挖行为呢?业内人士给指出:赣南地区的稀土资源分布较为分散,不易管理,这是导致赣南地区稀土长期存在乱采滥挖现象的主要原因。而如今,稀土价格高企,暴利驱使不法之徒铤而走险;部分群众眼光短浅,法律意识淡薄,将山林转租给私营矿主,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乱采滥挖行为。

“即便非法矿点被发现,执法队伍拆掉矿上的水管、工棚,矿主往往只要一夜时间便能重起炉灶。而且,那些矿老板都是幕后人,他们通常只请几个打工仔在矿上看场子,别人也不容易查出真正的老板是谁,处理了矿点却无法处理相关人。”在赣南,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向描述了稀土监管遭遇的尴尬。

虽然采矿权的“化零为整”使赣南稀土产业的发展环境得到了明显好转,但随着稀土价格的重新高企,非法开采的动力将更强,这无疑对赣南地区的稀土开采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07~2009 年我国稀土开采总量控制指标与实际产量对比

单位:万吨

开采总量控制目标 实际产量

轻稀土 重稀土 总计 轻稀土 重稀土 总计

2007 7.82 0.88 8.70 7.58 4.50 12.08

2008 7.85 0.91 8.76 8.85 3.60 12.45

2009 7.23 1.00 8.23 9.67 3.27 12.94

2010 7.70 1.22 8.92

数据来源:国土资源部,国家发改委

如何养老 白领税前月入万五退休后能领多少钱
统计局报告称青年农民工正丧失农业生产技能
李亚鹏与王菲欲再生儿子男方那就是个想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