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市民家中发现毛泽东1939年所签布质奖状

2018-11-06 09:30:31

市民家中发现毛泽东1939年所签布质奖状(图)

梁松方老人百岁生日照。(梁晓江供图)

梁松方获得的毛泽东签发的布质奖状。(梁晓江供图)

在济南有一位百岁老人,很多人知道他退休前是山东工学院(山东工业大学前身)的院长,但并不知道作为我军早期的军工人员,他还参与自主研发了我军军史上支步枪,获得了毛泽东主席签发的奖状。8月1日,正值建军节,来到老人家中,了解那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本报张泰来见习李文平

偶然发现毛主席签发的奖状

如果不是两个月前整理物品时发现的一张布质奖状,梁晓江不会知道,已经百岁的父亲还参与了我军支步枪的自主研发。

“我在为老爷子整理物品时,在箱子底下发现了这张毛泽东主席签发的奖状,上面的内容为‘梁松方同志,生产战线上的英雄,毛泽东,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赠。8月1日下午,梁晓江对说。

“我父亲是老军工,对于一些事情一向是守口如瓶,从未提起过这件事,我问起来,也只简单说了一句‘给军队造了一支步枪得的’,就不肯再多说一句话。”梁晓江说。

梁松方1913年出生在广东省中山市,1936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汽车专业,1938年父亲和妹妹在日军轰炸中丧生,背负国恨家仇的他不满于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远赴延安投奔革命,成为一名军工人员。

一支步枪?是什么样的步枪,能让老爷子得到如此高规格的奖状?他为这支枪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工作?梁晓江决定要弄个明白。

我军首支自制步枪叫“无名”

梁晓江查阅史料书籍发现,除父亲外,还有两个人获得过这样的奖状,一是原兵工厂子弹股股长孙云龙,另一人为原陕甘宁边区茶坊兵工厂枪械修造部负责人刘福贵。

关于刘福贵的介绍称,他是因为参与自主研发我军支马步枪而获得此奖状。熟悉父亲简历的梁晓江知道,梁松方曾在延安时期跟孙、刘两人一起工作,他推断出父亲所说的“那支步枪”应该就是我军自主研发的支马步枪。

梁晓江的推断得到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肯定,他们见到了梁晓江带去的布质奖状,表示从建馆以来,他们只是从照片上见到过这样的奖状,这是次见到实物,是极为珍贵的“一级文物”,而这样的奖状的确是奖励给参与支步枪研发的有功人员的。

看到儿子找出这么多史料,梁松方也不再沉默,经过几次交流,梁晓江了解了奖状和支步枪研发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支步枪制造于1939年,在此之前,我军使用的步枪全部都是“洋枪”或者仿造枪,不利于游击作战而且数量有限。鉴于此,中央军委决心自主研发制造新式步枪,要求新式步枪要兼顾火力强、射击准与轻巧灵便、简捷坚固、易于隐蔽等特点,接受任务的就是刘福贵、孙云龙、梁松方所在的兵工厂。

在设计研发过程中主要有草图绘制、图纸设计、设备制造、工艺制定、零件加工、产品测试六个关键环节,梁松方主要负责图纸设计、设备制造、部件加工三个环节。

“我父亲说,当时的条件非常艰苦,造枪用的钢都是从日军修建的铁路上拆下来的铁轨,经过打磨锻造成了造枪的零件。”梁晓江说。

1939年4月25日,我军支步枪制造成功了,还没来得及命名,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的负责人就到兵工厂,把它带回了延安,参加届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这就是它之所以被称为“无名式”的原因。

在展览会上,这支步枪得到了毛泽东的称赞,为有功人员颁发了上文提到的布质奖状。

百岁老人依然思维清晰

8月1日,在山东省中医院一间保健病房里,见到了百岁老人梁松方,由于一次脑中风,老人现在说话有一定困难,但精神非常好。

梁晓江说,老人思维依然清晰,依然能通过写字板跟家人交流,偶尔也能清晰说出一两个短句。

拿起写字板写下“无名式马步枪”几个字,梁松方伸出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地指着辨识了一遍,嘴角露出了微笑,对着伸出大拇指,点了点头。

梁松方年轻时爱好摄影,现在在他的家中还保存着很多当时他在延安时拍摄的照片,其中有毛主席在陕北公学演讲、白求恩生活照等珍贵照片。

原标题:市民家中发现毛泽东1939年所签布质奖状(图)

原文链接:

稿源:西部

作者:

植树挖坑机
乳化剂单价
东莞入户手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