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只天语很多品牌都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2019iyiou

2019-05-14 17:31:09 来源: 淮南信息港

事实上这些年在国内市场正在消失的还远不止这些,波导、北斗、阿尔卡特、博沃、黑莓、THL...

日前一份关于天语员工放假、工资暂时停发,强制成立合资公司变相裁员的报道引发了广泛关注。这个靠功能山寨机曾盛极一时的天语,成功洗白上岸后,仍然没能逃脱黯然离场的命运。天语的困境一方面反映出当下行业竞争激烈的现实环境,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厂商本身面对市场变化的应对不足,在左突右冲不得其法之后陷入无法走出的泥潭。

其实不只天语很多品牌都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

1.大可乐

几个月前曾风光一时的大可乐传出破产传闻,公司有可能已进入破产清算流程,其创始人丁秀洪已确定离职,大可乐的母公司云辰科技法人已变更。同时其代工厂云辰基业通信有限公司在今年年初就已将股权做了转让,并传闻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

大可乐从创立到破产不过3年时间,大可乐辉煌的2014年,连发三款,尤其在12月推出大可乐3时更是创下了25分钟内众筹1650万的众筹记录。

借助“一次众筹终身免费换新”的营销噱头,以及用户期待的蓝宝石概念,大可乐迅速圈了一批忠实用户。然而技术的不足,频繁的产品质量问题,以及资金链的受困,使得靠炒作的上位的大可乐,无法真正的在行业的红海中生存下去,倒闭似乎成了必然的归宿。

2.百分之百

百分之百的不幸在于从创建到消失,很多人都不曾知道这个品牌,没有生如夏花的灿烂,终其“一生”寂寂无闻,与曾经声称要挑战小米地位的豪言,映衬出一种强烈的黑色幽默效果。

2013年百度曾战略投资百分之百,投入数亿推广自己的百度云 OS

系统,但百分之百依然难以逃脱被市场淘汰的命运。百分之百董事长徐国祥曾表示早已不做,其团队已经解散。百分之百在互联时代没能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虽然的成本价为1450

元,但京东的拿货价为750元,但销量依然低的惊人,消费者对品牌的陌生,不敢轻易购买。结果就形成了恶性循环,销量越低,库存压力越大,被迫宣布停止运营。

百度云OS2014年就已经并入深圳百分之百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百分百折戟之后,百度也在今年3月份终止了百度云OS计划。

3.索尼爱立信

2001年面临业务巨额亏损的日本索尼公司和瑞典爱立信公司分别出资50%成立了索尼爱立信移动通讯公司,之后靠着经典机型T618,改变索尼爱立信的命运,此后渐渐扭亏为盈,并奠定了索爱此后时尚的设计风格。直至后来索尼爱立信成了音乐、拍照、时尚的代名词。但正如诺基亚的衰落一样,索尼爱立信同样莫没落于苹果智能的兴起2007年。此后为了整合业务2011年索尼支付10亿5000万欧元从爱立信手中购得索尼爱立信,更名为索尼移动。

但市场一的趋势一旦错过,便很难追赶,整合后的索尼依然没能带来盈利的希望,全球市场占有率已经低至2.5%,带着复苏索尼电子业务的使命上台的平井一夫也不得不表示,如果智能业务不能在2016财年内实现盈利,索尼将为其考虑其它的出路。

事实上这些年在国内市场正在消失的还远不止这些,波导、北斗、阿尔卡特、博沃、黑莓、THL...这些要么像阿尔卡特已经转战非洲等新兴市场,要么像索尼、黑莓这样渐渐式微,在亏损的泥潭中无法自拔,传统的“中华酷联”格局也逐渐被“花旗小妹”取代。

互联时代的行业表面看似拉低了制造的门槛:其中既有,崔健的蓝色骨头、韩庚的庚phone、周杰伦的Ugate U1 等一班明星定制机,也有白

色家 电转型造出的格力,以及乐视、PPTV等互联企业推出的视频。

但正如周鸿祎所说行业其实“要有一年赔多少亿的胆量才能玩”,激烈的竞争现状反而将的制造门槛越推越高,没有雄厚资金支持的传统硬件厂商除了转战

非洲、中东等新兴市场获取窗口期的红利,似乎只有转型的出路。

天语或许只是一个信号,制造业的背后仍是技术和资本的较量,当年“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互联思维盛行、免费大行其道的今天已然走不通,虽然我们无法预测谁会是下一个天语,但我们相信下一个天语的到来一定不远。

2010年武汉汽车出行上市企业
2015年广州生活服务B+轮企业
2008年武汉大健康Pre-A轮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