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编剧行业潜规则枪手是个公开的秘密

2019-07-12 22:34:35 来源: 淮南信息港

揭秘编剧行业潜规则:枪手是个公开的秘密

电影《人再囧途之泰囧》、电视剧《民兵葛二蛋》、央视春晚小品《想跳就跳》让编剧束焕在岁末年初被广泛关注。

不少像束焕这样的编剧,经过多年磨炼,终于从幕后走向了台前,但在广大的编剧队伍中,更多的还是隐藏在聚光灯后,甚至连名字都无法出现在屏幕上的默默“写手”。

数据显示,目前以不同形式在络上发表过作品的人数高达2000万人,注册络写手200万人,通过络写作获得经济收入的人数已达10万人,职业或半职业写作人群超过3万人。

“外景 城市 日(运动镜头)城市、街道、天桥、小巷、高耸的写字楼,一些人文景象扫描。写字楼下,薯条从三轮车上卸下矿泉水,一桶扛在肩上,一桶拎着,上台阶走进写字楼。”

这是电影《抢劫,请举手》剧本的开头片段。它是由一位名为“张啸”的编剧在“剧本”贴出的原创剧本。在这个站上,共有5620位会员,1085篇原创作品,剧本的交易信息多达288篇。张啸只是其中的一位。而他还是更大群体中的一员,这个群体就是国内的青年编剧群。

近几年,随着国内影视剧数量陡增,编剧队伍也日益壮大,他们以年轻人居多,其中一些的编剧已经从幕后走向了台前,被誉为“金牌编剧”“一线编剧”。但更多的还是隐藏在聚光灯背后,他们甚至是连名字都无法出现在屏幕上的默默无闻的“写手”。

A

从不署名到署名

80后女生刘芳,2001年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本科毕业后又在本校攻读导演专业研究生。“当时本科班一共有45名同学,现在从事编剧的不过4个人。连1/10都不到。”刘芳说。

目前,她是北京禾谷川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签约编剧,公司并不限制她的创作自由,她算得上是自由编剧。

为“顺溜”补充感情戏

刘芳回忆起自己的部未署名的作品,是一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当时我只是负责补充剧本中的一些感情戏。这不算是编剧,只能说是后期的整理工作。耗时两个月,拿到了两万多元的报酬。”

2009年,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主办了“扶持青年电影剧作计划”,刘芳创作了一部电视电影剧本《飞毛腿与无影手》,获得了青年剧作一等奖。后来该剧本被中国电影集团买下,拍成电视电影在央视六套电影频道播出,片名为《飞毛腿的夏天》。这让刘芳在同龄的编剧界中小小地出了一把名。

她毕业后的份工作是到北京喜多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工作。2009年年初喜多瑞公司成立,喜多瑞就是英文的“Story(故事)”。它是以汪海林、费明、石康、彭三源等21个国内一线编剧为股东的一家影视制作公司。

据喜多瑞CEO邓晟介绍,喜多瑞是由这21位编剧共同出资,采用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方式组建而成,“我们的股东也就是公司的一级合伙人,都必须至少有一部得过收视的电视剧作品,或者是影响极大的电影作品。”公司还将和30名青年编剧签约,让他们担任二级合伙人。艺术总监则由有“编剧”之称的邹静之担任。

在这个公司刘芳开始了她的编剧之路。2009年年底公司派刘芳去见着名导演俞钟。当时俞钟手头上有一部谍战剧,但只有一个几千字的故事大纲,需要找几个编剧来写成电视剧剧本。“公司找到了我和其他两位青年编剧蒋峰和许仆仆”。

2010年年初,三个年龄相仿的编剧正式开始了剧本创作。剧本名称是《独刺》(拍成电视剧后也叫《肉中刺》),由俞钟导演亲自负责总编剧。“我们三个人根据俞钟导演的剧本大纲分别写分集梗概,之后再聚在一起讨论修改,然后再写分集,再讨论,再写分场、对白等。三个人平均分配,但剧本总体还是由俞钟来做的。”刘芳说。

“这可以说是我署名的部作品。拍出来后我很兴奋,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剧情,我觉得跟我想的差不多。”

此后,刘芳又跟着着名编剧吴海燕一起写《蚁族的奋斗》。“当时我是做她的助手,作品没有署名。”因为合作愉快,接着又跟她一起写了电视剧《如意》的剧本,由刘恺威和杨幂主演。

虽然这两部剧都没有署名,但是作为一个新手来说,能跟着吴海燕学习如何创作剧本,让刘芳觉得受益匪浅。“吴海燕老师在台词方面非常讲究,她告诉我,一场戏要有一句核心的台词,所有的台词都要向这句台词靠近。这些经验对我后来的剧本创作都有很大的影响。”刘芳说。

“枪手”是个公开的秘密

刘芳不认为自己是所谓的“枪手”。但在编剧圈内,“枪手”却是个“公开的秘密”。据悉,现在很多编剧成名后就成立工作室,搞“团队作战”,一年接很多个稿约,然后分头写,一人写几集,然后由成名编剧来统稿。一些编剧的主要工作就是做“枪手”,帮一些成名编剧写稿,好的能拿到7000以上一集,贵的能达到两万到3万一集。现在很多论坛里会招募各种写手。

眼下刘芳正和其他人一起创作一部都市偶像剧,这是刘芳等三个同学凑在一起想出的点子,其中一个同学是江苏某文化公司的,他可以负责投资。

在她看来,做编剧难的是创造出一个特别的人物。“读书时,《天下楼》的编剧何冀平曾对我们讲:主人公的塑造决定了整部剧的高度。因此能创造出一个特别的人物是重要的。情节我倒不觉得困难,因为年轻人脑子灵活,总能设计出很多情节,但是一个特别的主人公却很难塑造。比如《越狱》的男主角、《潜伏》里的余则成、《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等,这些人物都是编剧创作出来的,他们都很特别,无可替代。”

B

决心转行

刘芳算是学有所成的编剧,更多的人则是在编剧的道路上走着走着就换职业了。

2009年,汪芸(化名)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当年她是她所在的省惟一一个考入该校导演系的学生,为此她和家人自豪了很久。

创作,依靠超常的想象力

剧本创作是导演系必修课程之一,“因为很多导演自己就要从事剧本创作”。“我擅长写以女性为主题的故事,大多都是悲惨结局。”汪芸说。她曾经写过一个残疾人的故事,这个残疾人自强不息而且比正常人情感更加真实,但还是悲惨地死去。这个故事源自她大一时参加的一次残疾人社区活动,在那次活动中她次近距离接触到残疾人的生活,对这个特殊群体有了直观的认识,所以回到学校后她完成了这个剧本。

创作要有真实的生活经历么?汪芸不以为然。她说,班级里有一个同学一直在为上海某着名访谈节目写栏目剧本,写的不是分家产就是婆媳不和等家庭纠葛,这些都不是该同学的亲身经历,只不过“道听途说”,但依靠超常的想象力,她每次都能顺利完成。

在汪芸看来,创作剧本难的是有冲突的剧情。课堂上,老师经常举典型案例来分析剧本的好坏。《大宅门》就是他们重点分析的剧本。《北京人在纽约》的转场,《还珠格格》的人物塑造,《绝望主妇》剧本的带入感等,都是课堂上老师教授的创作技巧。

编剧局限引来“剧本医生”

作业中,汪芸总爱把人写死,“老师说我适合写剧本的一集。”其实,有时把一个人物写死是因为知识储备不足。“比如之前写的残疾人故事,如果这人不死,我就要给他一个光明的结局——他的病好了。可这病是怎么好的?我没有相应的医学知识,所以只能把他写死了。”

编剧知识储备的局限,成为一个剧本成为经典的障碍。就连成熟的美剧编剧也会遇到这个问题。近期大热的美剧《生活大爆炸》《室》等在剧本创作上都约请了相关领域专家做补充,这叫做“剧本医生”。

创立专业美剧站“美剧迷”的站长小刚曾透露:美剧编剧通常是团队作战,有的负责情节,有的负责对白,有的负责分镜头脚本。《24小时》动用了16位编剧,《CSI》更达20多人。这些编剧本身就有深厚的专业素养。如写《律师本色》的编剧凯莱本身是一名律师;写《急诊室》的编剧麦克·克莱顿毕业于哈佛医学院。正因为有这些编剧,使美剧的真实性和可信度都大大提高。

除了专业知识上的限制,编剧的辛苦和酬劳不成比例也让汪芸等学生在未来择业上产生动摇。“每天坐在电脑前码字,非常辛苦,但钱赚得很少,就算以后成了独立编剧,也不见得能拿多少钱!我现在在一家4A国际广告公司实习,每月赚的足够我生活了。”

汪芸已申请了香港中文大学广告学专业研究生,决心转行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C

追逐的梦想

1983年出生的新疆人薛静平在2012年踏上了剧本创作的道路。

2000年,他只身前往湖南,在潇湘电影制片厂下属的影视艺术学校学习影视武打特技专业,当时的课程涉及一些剧本创作方面的知识,这让他很感兴趣。求学一年多,因为家庭原因他不得不中途退学。之后他来到乌鲁木齐一家押运公司,当起了押运员。

一次公司筹办元旦联欢会,薛静平主动请缨写了一个小品剧本,受到好评。他开始有意识地搜集和整理押运公司的故事素材,并利用一年的业余时间,完成了电影剧本《押运公司的故事》。很多同事都劝他卖剧本,他思前想后,毕竟押运公司属于公安系统,怕泄密,终不了了之。

后来,薛静平获得了一次进修播音主持的机会,学习过程中他遇到了乌鲁木齐文化局艺术创作中心的吴主任,吴主任赏识他的才华,让他帮忙写一些小品剧本。

在这个过程中,薛静平一直自学剧本创作,随后他写了电影剧本《警心不改》,讲述一个警校毕业生的故事,其中涉及医生护士联合进行人体器官非法买卖等敏感问题。

“吴老师对剧本做过多次修改,他让我注意故事情节的推进以及如何突出主人公性格”,薛静平说。薛静平也曾经想过要参加专业的培训,比如他曾了解过有“中国商业电影编剧之父”之称的刘立春主办的编剧培训课程,但因为远在北京也终究作罢。

“我已经卖掉过一个剧本了,《还在这条街》,3000元,但至今还没有拍出来。”薛静平说。

2012年,薛静平放弃了押运工作,开始独立创作剧本。《追逐的梦想》就是在这年完成的,讲述了一个影视幕后工作者——武行替身、特技演员的成长故事。“前半部分有我个人的经历”,他甚至还为该剧写了一首插曲——《我对着天空许愿》。

2012年11月25日,薛静平将《追逐的梦想》剧本大纲发到了“剧坛”上。剧坛号称是国内的编剧门户站,目前拥有会员10892个,帖子数量近7万条。在站的“剧本交易中心”,有不少人跟薛静平一样在这里兜售自己的剧本,他们一面期望有人关注并终买走剧本,一面又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创意不被盗用。

像剧坛一样,目前还有很多可供新人发布剧本和业务交流的站,这些站的会员从几千人到上万人不等,每天都有新鲜出炉的剧本发布,也有相当数量的交易成功。

还有更多数量的文学站,如国内社区驱动型络文学平台——盛大文学,拥有超过130万作者写作。《裸婚时代》《步步惊心》等文学作品均被改编成电视剧,创下收视率纪录。另有数据显示,目前以不同形式在络上发表过作品的人数高达2000万人,注册络写手200万人,通过络写作(收费、下线出版和影视、游戏改编等)获得经济收入的人数已达10万人,职业或半职业写作人群超过3万人。

张琰/文

Android开发
微商城怎么做
微店买家网页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