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燕赵晚报:财政“看门人”还需有一把问责利剑

2018-11-08 17:44:28
燕赵晚报:财政“看门人”还需有一把问责利剑 国家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23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2009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

刘家义指出,2009年中央部门瞒报各项收入资产近6亿。

同时,在对重点民生资金和民生工程进行审计时还发现,套取、滞留、转移挪用或挤占财政资金等问题7.14亿元;抽查56个中央部门发现5170张虚假发票列支逾1.4亿元,等等。

审计署发布审计公告的内容越来越详尽,是近年来的一个“亮点”,体现出了责任政府保障公众知情权、监督权的承诺。

但是,已刮了多年的“审计风暴”却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尴尬现实:屡审屡犯。

特别是事后审计的打板子,并不能有效避免中央部门对国家“钱袋子”的蚕食。

审计长报告的2009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显示问题令人目眩——瞒报收入资产近6亿;19部门违规采购涉及金额逾14亿;两部门违规下达资金11亿多元;7亿元民生资金被挤占挪用等。

“审计风暴”似乎对于某些行政机关只是一阵不伤汗毛的微风而已——你审你的,我该套取、滞留、转移挪用等依旧继续。

何以会出现这样令审计署为难和令公众愤慨的局面?笔者想起,前任审计长李金华曾对外公布,2005年审计发现的106起重大违法犯罪案件中,平均每一起案件只有0.9人遭到法律惩处。

案件性质与问责惩办力度的不均衡,少说明官员问责制和法律追究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

审计署发现行政机关虚假发票列支行为,是涉嫌严重犯罪,根据刑法规定,如果是以单位名义使用虚假发票,将触及单位侵占罪;如果是个人行为,则无疑有贪污之嫌。

如果涉嫌犯法的机关和官员不能问责问罪,势必打击公众对法律的信任。

从案件性质与问责力度的严重失衡,我们也看到现行审计的体制弊端,即审计机关只拥有审计权,没有处罚权,也没有监督司法机关处理审计责任人是否适当的权力。

那么,审计署自然也就没有能力掀起“问责风暴”。

因此笔者认为,应该将问责制引入审计当中。

至少应赋予审计署对审计对象提出处理、处罚意见的权力,以及检察院可以在审计机关设立派出机构,与审计机关配合查处行政机关作奸犯科现象,保障案件性质与问责惩办力度不失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