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谍战剧不是乌托邦(新批评)

2018-12-06 19:08:38
谍战剧不是乌托邦(新批评) 偶然的机会,我读到石岩的文章《会下蛋,也会咯咯叫的鸡》,作者在这篇文章中对谍战剧做了一番“超文本链接”。

石岩在文章中说,2002年播出的《誓言无声》里,间谍的“职业伦理”和“世俗伦理”“发生了真正的冲突”。

此后随着生活中“过去的敌人变成了朋友”,谍战剧也就随着发生了变化——2009年的《潜伏》谈得多的话题是“信仰”,同年的《人间正道是沧桑》“把国共之争比喻成兄弟之争,这个譬喻被后来的很多谍战剧继承下来”,如《拂晓之前》、《借枪》。

刚刚在央视一套黄金档热播的《誓言今生》“把我反间谍局干部和台湾军统香港站站长的关系设置成一辈子斗嘴斗智斗狠斗勇的小舅子和姐夫”;央视一套晚间时段同时热播的《悬崖》里,“完人一般的周乙”“没有狭隘的党派观念,可以同时谈论卡尔·马克思和《心经》;所有行动的基础是对人类的爱,而不是对敌人的恨”。

石岩认为,在这一波敌我互相渗透、你中有我、斗智斗勇的叙事中,敌我双方的形象、关系都发生了变化。

不谈意识形态,放弃局部修正历史的野心,仅以讲一个多线程的、高潮迭起、叙事流畅生动的故事为追求,谍战剧为创作者提供了相当的空间。

并由此断言,电视剧的主流观众,对于意识形态宣教,哪怕是潜移默化的宣教,也有足够的免疫力,他们要的是一个精彩的故事,里面有悬念,也有常情常理,它可以是一个封闭的文本系统,跟现实、跟历史都不产生联系,只要把故事说圆了就行。

不幸的是,石文说的这种“封闭文本”其实是一个乌托邦。

以往的或比较的谍战剧里,隐蔽阵线的忠诚战士,无论身处什么样复杂的敌我关系,都是以“信仰”为生命,矢志不移地坚守着“信仰”去战斗的。

《誓言无声》、《潜伏》、《黎明之前》、《借枪》、《悬崖》、《誓言今生》莫不如此。

不要遮蔽这样的事实:《悬崖》里的周乙身份暴露,伪警察厅长高彬在劝降时说你们的信仰“一万年也实现不了”,“你是看不到了”,周乙明白无误的回答却是:选择了这个信仰,他就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誓言今生》结尾处,共产党人黄以轩和国民党军统间谍孙世安恶斗50年后“一笑泯恩仇”,条件乃是孙世安放弃了他原先的信仰。

当然,电视剧既然是艺术,任何一个文本,都会创造出自己的审美价值来;但若是“跟现实、跟历史都不产生联系”,任何故事都说不圆。

那,只能是一种平空臆想的乌托邦!千万不要用这样的乌托邦误导谍战剧的创作者和观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