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616】百鬼护身

2019-12-05 05:33:44 来源: 淮南信息港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616】百鬼护身

魏家老祖屋内,王仙峤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唐忆,终于,唐忆的双眼睁开了,王仙峤打了一个响指,哭丧着脸道:“我的小祖宗,你总算是醒过来了,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只有拿根绳子自己上吊死了算了。”

唐忆一见王仙峤,脸色顿时一喜,道:“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终于肯回来了,我叔叔唐方呢?”

“你一心就惦记着你家叔叔,就不惦记惦记你师父我,要知道为了你这个小兔崽子,老子我昨天是差点一命呜呼了,来乖给爷爷来一招盘古识瞧瞧啊,来个百鬼日行。”王仙峤激动的道。

“盘古识,盘古识是什么。”唐忆歪着头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叔叔哪去了呢?”

几人的心霎时间跌倒了谷底,难道唐忆没开盘古识?

那昨晚怎么解释,明明是唐忆救了这几人一命啊。

唐忆疑惑的望着王云光等人道:“他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怎么会有人和我睡一张床,魏柔姐姐呢?”

王仙峤哪里肯跟她解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把将唐忆从床上拉了下来,恶狠狠地道:“你小女娃儿少给我装蒜,点把昨天晚上你变得戏法给我再变一次,不然我……啊!”

王仙峤一声哀号,双手如同摸到了刺猬一般,从唐忆的身上抽开,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好多鬼!”

百鬼护身。

若非唐忆盘古识得开,如何能够让百鬼护身?

只是为何她会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

看来这小女娃盘古识开了是毋庸置疑,只是可能初开,她还不懂如何运用。

王仙峤一下头又大了。

阴长生这货,与自己已经结下了不死不休的血仇,自己原本依仗的就是唐忆的盘古识能克他,所以有恃恐,若是再能够找到唐方,自己又多了一个靠山,现在这女娃儿盘古识开了,却不会用,不会用就法找到唐方,找不到唐方……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王仙峤想买块豆腐一头撞死。

苏三娘子上去为张若昀盖好铺盖,回头温柔道:“小朋友,我们慢慢来,好不好,你叔叔现在很危险,只有你能救他,你想不想救他?”

唐忆一听唐方有危险,顿时整张脸都变色道:“我叔叔怎么了,王仙峤,是不是你又欺负他了?”

王仙峤如同霜打的茄子,闷闷道:“谁敢欺负他?你们合伙欺负我还差不多,你说我是被哪门子的药给了心,居然来趟这趟浑水,现在好了,死定了,死定了,娘的,你们这群人,算是把你王大祖宗害到家了。”

唐忆心急如焚,对着王仙峤吼道:“王仙峤,你把我叔叔还给我,还给我。”说完一顿乱拳,打得王仙峤没有脾气。

“唐忆,”王云光站了出来,道,“这件事也不能怪前辈,唐方现在,在一个……一个很安的地方,但是一时间没有办法回来,我们要去找他,就必须借助你的力量。”唐忆见王云光长的‘漂亮’,所以似乎很爱听他的话,点了点头道:“这位叔叔,你需要我怎么办你就直说,我只要能救叔叔,我什么都愿意做。”

“没良心的家伙。”王仙峤嘟囔了一句道,“唐忆,我们要借助你的力量,去找几个人

。”

“走,我这就去。”唐忆忙作势出门,见几人都不动,慌张地道:“为什么你们不走?”

王云光叹了口气道:“若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王仙峤道:“唐忆,你仔细回想了一下,你昨晚到底做了什么。”

唐忆偏着头道:“我也不记得了,没做什么啊?”唐忆努力想了想道:“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王云光等人眼神顿时亮了道,王仙峤忙问道:“什么梦?”

“就是,”唐忆有些奇怪的看着诸人的眼神,心有余悸道:“就是,就是梦到好多人好多人要抢我,要杀我,我好害怕,好害怕,当时天是晚上,晚上好黑,我就想,就想早点天亮,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天就亮了,他们就走了,然后……然后就……就看见你们了。”

王云光三人相互点了点头,似乎琢磨到了什么,王仙峤一笑道:“看来唐忆小朋友睡着了,才有用。”

“唐忆,你先睡觉,睡觉的时候努力地去想,去想你的叔叔,我们试一下好不好?”

唐忆点了点头道:“难道这样我就能找到叔叔了吗?”

“试试吧。”苏三娘子用手亲切地拍了拍唐忆的肩膀,笑道,“你不是也想见你叔叔吗,只要有一点能够找到你叔叔的方法,我们都不能放弃,对不对。”

唐忆乖觉的点了点头道:“我试试看。”说完翻身上床。闭上眼睛,似乎还有些不放心,问道:“我真的能找到我的叔叔吗?”

“试试看吧,只要你心中有愿望,相信就一定梦想成真的。”

唐忆翻身努力进入梦乡,几人不敢打扰,纷纷出门,来到了外厅。

“王仙峤,你说你做事靠谱吗?”苏三娘子疑惑问道,“若是唐忆不能感应到唐方,我们是不是就前功尽弃了。”

“何止前功尽弃,”王仙峤道,“我他娘的还得罪了阴长生,老子都不怕,你么怕什么。”

“唐方兄弟吉人自有天相,我们一定能把他找回来了的。”王云光道,“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小子,别想得太乐观了,要是找不到,我们一群人部都得死,你小子也跑不掉!”

“前辈都已经豁出去了,我王云光又怕什么。反正我王家早已经人丁凋谢了,多一个我,少一个我,又有什么关系。”

王仙峤吐了一口口水,道:“该。”

就在几人谈话之间,魏柔几人已经从坟山上回来了,魏柔眼睛依然红着,显然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

王云光见到魏柔,连忙迎了上去,关切道:“柔儿,你还好吗?”

魏柔看着王云光忽然道:“王云光,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说完掉头便出去了。

王云光一愣,微微有些尴尬,看了看左右,清咳一声,跟着走了出去。

魏柔在一处僻静处停下来,转过头来,看着王云光,道:“我爷爷走了。”

王云光点了点头,安慰道:“节哀顺变。”

“不仅仅是我爷爷,我另外的几个爷爷也走了。现在魏家,只剩下我哥哥和我,虽然还有十三爷爷,但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魏家的人……”

王云光一愣,嘎声道:“几位前辈怎么也……”

“我魏家规矩,一旦上了年纪,便要在后山守坟,魏家大事,不会轻易下山,上次若不是爷爷要将宗主之位传给唐方,他们也不会轻易出来。”

魏柔语气越来越悲戚道:“我原本想着他们在山上,可以相安事,安度余生,可是没想到爷爷为了履行和唐方当年的诺言,居然用这几个爷爷的命换那个……那个唐方女人的一条命,现在,那女人算是回来了……而我爷爷们……”

说到这里,魏柔不由得嘤嘤地哭了起来。

王云光仰天长叹,眼中也不由得闪着泪光,道:“魏宗主千金一诺,不惜以魏家诸老数命换一命,实在是我辈之楷模,我王云光以前对他多有误会,想起来,实在是地自容。”

魏柔摇了摇头道:“爷爷这么做,我想是有他的目的的。”

“他是?”

魏柔一字一句道:“他是想让唐方这辈子永永远远地欠着我王家一条命。一份情。”

王云光苦笑一声道:“他这又是何苦呢?”

魏柔道:“当年灭塔之战,我祝由虽然险胜,但是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反观你们另外四家,却没有一家付出如此重的代价吧?”

王云光苦笑道:“当年灭塔之战,王某尚未出生,也只从前辈口中得到只言片语,但是魏家的风骨,一直让我钦佩不已。”

“钦佩?”魏柔惨笑一声道,“我王家付出了几乎绝户的代价,为的就是你们另外几家一句钦佩?”

王云光沉默不语。

“我问你,你王家若是还在,你是否会想夺我魏家祝由宗主之位。”

“柔儿,怎么可能,我王云光乃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么会做出那些下作事情?”

“你不会,你能保证你王家其他人不会,就算你们王家不会,你敢保证邬家、方家不会?”

王云光一时语塞,言以对,因为魏柔说得没错。

魏柔凄然道:“趁他病,要他命,我魏家已经到了自执掌祝由宗主以来弱的时候,你觉得其他脉不会想着逼着我魏家交出家主之位?”

王云光截口道:“如是有,我一定会站在魏家一边的。”

魏柔看着王云光,道:“我信你,但是再怎么说,你也是王家的人,若是邬家、方家要夺我王家之位,你又能如何,再说,我魏家也不想留下闲话,说我魏家是靠着旁门的帮助,才赖在祝由宗主的位置上的。”

王云光皱眉道:“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虽然唐方或许不屑这小小祝由宗主的位置,也从来没有当真履行过宗主的,但是论如何,在旁人的眼中,他始终还是祝由的宗主,始终还是魏家的女婿。”

魏柔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王云光似乎明白了什么,长吸一口气,道:“柔儿,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魏柔看着王云光,面色凄然道:“若是唐方回来,我会放下一切专心做他的妻子,哪怕他不喜欢我,哪怕他讨厌我,我也会守在他身边,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名分。”

王云光心中一疼,道:“柔儿你何苦如此作践自己。”

魏柔摇头道:“只要唐方是我魏家的人一天,其他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而我魏家才会稳稳地坐住祝由宗主的位置。”

王云光有些不认识眼前的魏柔一般,涩声道:“难道那些虚名对你来说,就怎么重要?”

魏柔摇头道:“魏家宗主,谁原意坐,谁坐,我一介女流,根本不在乎,可是你觉得,依着我哥哥的性格,他会拱手将祝由宗主让给他人吗?”

魏柔看着王云光道:“我只有一个哥哥,而我魏家,也只有哥哥这一根独苗了,你说我忍心看着魏家血脉断绝于此吗?”

王云光明白,魏求喜生性高傲,绝不肯拱手让出宗主之位,必然会引起与其他脉的一场血战,而魏家如今只有魏求喜一人,双拳难敌四手,祝由之位换主之日,其实是魏家血脉断绝之时,难怪魏柔会如此做。

王云光站在原地,他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被刀割着一般的声音,其实早在他知道魏柔和唐方成婚的消息之日,他时不刻不被痛苦折磨着,知道很久之后,他的心才冷静下来,渐渐接受这个既成的事实,可是当日魏柔闯进了自己的房间,并把身子交给了自己,王云光已经冷却的血,有开始热了起来,甚至从心底里面微微燃起了一丝希望,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王云光的在几天之内连续经历了感情上的大计,若是他心中不难受,那是不可能。

但是他是王云光,永远不会将痛苦的一面展示在别人面前,即便是受伤,也会在人的洞穴舔舐伤口的王云光。

王云光强自吸了一口气,平复心中的杂念,拱手笑道:“唐方兄弟乃是值得托付终身之人,你若是真心待他,他定然真心待你,王某在此预祝贤伉俪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说完转身离开。

“云光。”魏柔轻轻叫道。

王云光浑身一震,哑声道:“唐夫人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魏柔轻轻道:“今生算是我负你,若有来生,你负我一次,我不怨你。”

“如有来生,王某依然不负你!”王云光心中默默地道,甚至连头都不敢回,生硬地道:“唐夫人保重,王某告辞。”不敢再有任何留恋,步离开。

魏柔看着王云光远去,心中如同吃了黄莲一般苦涩,喃喃地道:“云光,我也没有办法,爷爷走的时候,虽然没有跟我说什么,其实我明白,他是要我自己做选择,我是魏家的人,便自然要为魏家着想,爷爷们都走了,是为了魏家,为了保魏家的血脉,是为了哥哥,哥哥虽然,但是现在还法独自一人扛起整个魏家,我身为魏家人,必须要帮他一把,唐方这次欠了我魏家这么多,依他的性格,魏家有难,他绝不会作势旁观的。我身子已经坏了,唐方定然是看不上我了,不过我论是做奴做仆,做牛做马,也一定要守在他和紫仙子身边,我已幸福可言,但是你还可以……以后,定然会有一个好女子代替我,替我好好照顾你的……忘记我吧,我不值得你爱……”

五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老年人脑梗的症状
宝宝一睡觉就咳嗽怎么回事
中风和脑梗的区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