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母亲

2019-07-13 10:31:58 来源: 淮南信息港

一个和蔼声音,在耳边回绕多少年,

一双美的眼,为谁流过多少泪,

一颗善良的心,为谁痛到离去,

那山谷里,那石尖上,的血,

是,阿莫,背柴时留下的,

那血是天地间真诚语言,

诉说着一个母亲的伟大,

诉说着一个彝族母亲的忧伤,

可如今她走了,

像河流一下去向了远方,

像落花一样的埋葬于大地,

从此以后她她的口炫声再也没回荡在茅草屋檐下,

留下的只那片长满清草的火葬地,

海是你的爱,

山是你的怀,

曾在你无尽的温暖里,

幸福了多少年,

在那不为人人知的地方,

埋葬了多少你苦,

那些无言的凄凉,

思念如冬雨,

心痛似刀割煎煮。

印望无归处,

魂断天涯路,

我的人去了,

而今思念不在,

从此我的爱永寂了。

冬雨历历跟我哭泣,

所有的往昔,

母亲的容颜,

在一起的日子,

像电影里的一幕一幕,

南归的大雁,

你看见我的母亲了吗?

冰冷的寒风,你吹过了四季

如果你在天国,看见了我的母亲,

就把我的思念带给她,

惜别黄泉路,

天念慈家冬雨哭。

两世乾坤无觅处,

一朝饮恨爱成枯。

作于2014.5.18.10:16

肖石都1392695995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
癫痫性发作精神状况不一般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