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十大元帅的评价一针见血2020年

2020-01-21 21:00:11 来源: 淮南信息港

如何为粉碎“四人帮”埋下了伏笔

文革 后期,中央上层的确存在着两种势不两立的政治力量:一边是以老同志为代表的务实派,一边是以 四人帮 为主的造反派。

1974年7月,不得不带病主持一次特殊的政治局会议。他对与会的政治局委员说:江青她并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

接着,指着江青说道:她算呢!你们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

这是次明确地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 的概念。他同时严肃地告诉从上海来的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和中央副主席王洪文: 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

一生对宗派主义深恶痛绝。对王明和张国焘等宗派主义他没放手,建国后对高岗、饶漱石的宗派主义又重拳出击。为什么没有马上解决 四人帮 的问题,一则是有其理论上的问题,二则是有其依赖性。就其问题的严重性而言,也早该进入了要解决的范畴。

有一种说法,认为在这次会议上主要是对亲者严、疏者宽,有一种家长 帮妻教子 式的批评。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实际上,在晚年对江青的问题思考得很多,而且在其他场合也比这次要讲得重,讲得远:

1967年9月下旬,与江青进行了一次诚恳地谈话: 我们党是无产阶级政党,不能让别人骂为夫妻党。我看,你权力越来越大,捧你的人越来越多,这不是好现象。我要求你尽量少出风头、少讲话、少以你名义批东西。

1974年11月,告诫江青: 人贵自知之明!

四届全国人大前夕,又说: 江青有野心。她是叫王洪文当委员长,她当党的主席。

1975年初,说: 她看得起的人没几个,只有一个,她自己。我也不在她眼里。 我死了她要闹事

这些话虽然是的只言片语,但却是他一贯的忧虑。不仅对江青这样,对其他几个江青的同伙也是如此。

老年人便秘治疗法
鼻塞怎么办太难受了
脉络舒通丸的效果
什么药治口腔溃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