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广发行竞购局势微妙平安将引入外资行

2018-10-29 11:51:27

广发行竞购局势微妙 平安将引入外资行

广东发展银行(下称“广发行”)重组的股权竞标赛已进入微妙的时刻。

广发行重组计划于9月底收官,在等待结果之前,市场内外传闻不断。但接近广发行的核心人士向指出,自三家竞标团于8月31日递交一轮标书以来,评审小组至今尚未得出倾向性的结论。

9月20日,接近广发行重组小组的消息人士向揭示了三份标书的关键细节。而与此同时,上海一法律界人士又开始对花旗、法国兴业两家外资竞标团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标书的三张面孔

“在一轮标书里,终价格并未改变,但各家在价格以外的其他条款上则各显其能。”前述消息人士表示,“广发行重组的激烈竞争已达,而有关政府部门将是这场旷日持久竞争中的筹码持有者。”

针对重组后的广发行约85%的股权,以花旗集团为首的竞标团的出价仍保持241亿元,法国兴业银行为首的竞标团出价仍为235亿元,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公司()(下称“平安”)出价仍为226亿元。

针对广东方面提出的由投资者承担或有不良资产的条件,三个竞标团的承诺各有不同。花旗竞标团对于这一条件明确提出“持保留意见”。

而报价略低于花旗竞标团的法兴竞标团,则对广东方面的条件表示完全接受。

独自竞标的平安,则在标书中另设附加条款,除了对广东方面的条件承诺全部接受外,还提出两项承诺措施。

首先,根据广发行重组目标,广发行重组后的目标模拟净资产约为120亿元。消息人士透露,平安在标书中承诺将降低对净资产的要求(约70亿元),并在重组完成后将单方面注资50亿元进行贴补,且此项注资将不影响重组后广发行的股权结构。

其次,允许有关政府方面采用“分期付款”方式,以减轻有关政府方面化解数百亿不良资产的支付压力。“分期付款期限将在十年以上,甚至更长时间,这无疑将减轻政府方面的短期支付压力。”该人士表示。

一位熟悉银行并购业务的投行人士向分析,通过调低模拟净资产及允许“分期付款”的方式,平安终可参考的报价已然在300亿以上。

而法兴竞标团全面接受政府条件后,实际意义的竞标报价已经接近甚至超越花旗竞标团的241亿。

平安将引入神秘“外资行”

接近重组小组的人士指出,除却价格与重组条件,决策层终考量竞标团的指标还有政策限制和重组后的前景两个方面。

“对政策条件的多重解读,一直是这次旷日持久竞标战一波三折的主要原因。”该人士表示,“仿佛是一种特别的游戏方式,各方的报价随之快速飚升。”直到正式宣布外资持股上限不可突破,相关各方已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报价已骑虎难下。

9月4日,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再度强调,中国将进一步推进银行业的开放,但暂时仍将坚持此前有关外资对中资银行的持股限制。

这一言论被参与广发行重组的各路投行认定是国内继续加强对外资控股权控制的强烈信号。

花旗、法兴转而求其次,相继拉入国寿集团、国电集团、宝钢集团等七家中资战略投资者,并将各自竞标团中自身股权收低至合规范围。

“但这并不影响未来拿下广发行之后,他们各自的发展心思。”前述人士指出。

按该人士说法,一旦政策放开、时机成熟,无论花旗或是法兴,都会决意将广发行打造成其在中国区域的分行。而对平安而言,按其较早前构架的“保险、银行、资产管理”三驾马车的综合金融集团的一部分,广发行亦必然被融汇其中。

不久前平安一高层接受本报采访时,对该集团日前包括广发行收购的策略时称,“无论多少品牌,都将被集中到同一平台上来”,“基于目前平安的3700万个人客户和200万法人客户,平安旗下机构的品牌、客户群和操作后台都会集中在一起”。

此外,据消息人士介绍,平安目前已与一家国际知名的大银行达成共识,若平安竞购广发行成功,该银行将介入至广发行的管理中来。

消息人士没有透露该银行的具体信息,只描述这是一家身份敏感的上市银行,“不是中资也算不上纯粹的外资”。

分析人士认为,平安显然以此为各界对其经营银行方面的能力质疑的解决方案。前述高层称,“该银行并未出现在8月31日递交的标书中,但广东省有关部门对此已然知晓。”

“内部协议”的法律疑问

对于花旗、法兴两大巨头在中国政府明确外资持股限制后,选择引入七家中资战略投资者的妥协做法,在广发行谜底即将揭开的前夜,却引发国内法律界人士对此模式的“合法性”质疑。

据知情人士透露,花旗与法兴在与各家中资战略投资者的内部协议上,几乎都明确了三大方面的要求:

,要求中方参股者放弃管理权。

第二,外方有单独增资的权利。

第三,外方有从中方股东手中回购股份的权利。

根据以上要求,今后法规允许时,外资可优先增资或回购,使其股份占比达到51%.

此外,花旗在递交标书的前夜,亦将因凯雷退出留下的竞标空缺,交予旗下的美国联合资本公司(AFC)。联合资本公司是花旗集团全资收购的子公司,业内人士对于二者计划持有的股份是否应该合并算作花旗的总持股比例,存在较大争议。

上海华益律师事务所陈肇强博士认为,如果花旗或法兴因其控股公司加盟而令控股比例超过20%,相信它将很难通过监管层这一关。而即使花旗与法兴持股比例保持在20%以内,它们通过内部协议取得广发实际控制权,来达到间接控股的目的,肯定也是实际上违反了国家关于外资持股比例上限的规定。

“管理办法看上去只是对外资持股比例的数字限制,但实际国家是通过控制持股比例来限制单一外资股东对国内商业银行的管理控制。”据陈介绍,银监会《商业银行与内部人和股东关联交易管理办法》第八、九条明确规定,商业银行的关联法人或其他组织包括其他可直接、间接、共同控制商业银行或可对商业银行施加重大影响的法人或其他组织。而共同控制是指按合同约定或一致行动时,对某项经济活动所共有的控制。陈肇强认为,如果中方伙伴与花旗、法兴达成让出管理权与回购股权的内部协议,那么根据上述办法,这种享有控制权的合作,属于典型的管理关系人,其股份应该加以合并计算。

管托
微信返利机器人
色素炭黑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