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头有座茅草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7:01:30 来源: 淮南信息港

村子的东头,一座茅草屋尽管陈旧,但屋子的四周“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良田美池桑竹,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茅草屋上写着:赵家村无公害蔬菜基地。  这座茅草屋的主人原先是赵老头子。五年前的春天,一场倒春寒的丝丝凉风,让老头子终于熬干了“油灯”的一滴油,他带着对人世生活的留恋、带着对晚年生活的深深厌倦,遗憾地闭上了自己惺忪的双眼,画上了自己84岁的人生句号……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赵老头子下葬后,儿子赵虎依然表现出一副悲苦的表情。表面上看,赵老头子一死,赵虎一家子就像天塌下来一样无法生活。其实,赵虎和媳妇心里就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轻松。赵虎像卸掉身上包袱似的,他当着媳妇的面嚷求即将大学毕业的儿子赵刚:“娃儿,你爷爷也不在了,村东头的破茅草屋也没啥用了;抽空你就把它坼除吧,好歹还有几块破砖和几根木材呢。”  赵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拆它做什?改明我还得给你和我妈再盖!不如明天你和我妈都搬过去得了,省得咱们都劳神费力的。”  “啊,你个没良心的兔崽子!”儿子和媳妇一听赵刚这般打发他们,气得差点昏厥过去,“你小子翅膀一硬,就想把我们扫地出门啊?以往,我们对你爷奶尽孝,尽管说不上十全十美,可也说不上坏啊?就算我们的孝心不够,那还不都是为了让你过得好些?”  “是啊,你们搬到村东头我爷爷的旧茅草屋了,往后,岂不更有利于你儿孙们的成长?”赵刚对答着赵虎夫妇的话,一副坚定不移的神态。  “唉,作孽啊!”赵老头子死后,赵虎媳妇二人次感受到了晚辈的不敬和不孝。  两人失望地、无奈地、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龟孙、赖种,你现在还没娶媳妇呢,不知道你娶媳妇后会怎样对待我们。”  赵虎夫妻二人气归气,恼归恼。第二天,他们还是把铺盖和锅碗瓢盆搬到了村东头的茅草屋里。  这一夜,听着村里时高时低的犬吠,望着天空皎洁的明月,赵虎默默地查着头顶稀疏的星星,他一直不知道究竟哪一颗星星属于自己。彻夜未眠后,他把一夜的思索归纳为两点:一是后悔自己不该在孝敬老人方面成了儿子的活教材;二是,他也在自责自己和老婆只会过度溺爱和谦让儿子,到头来,一片好心却没得好报。  时间回到五年前的春天。赵家村的西头,寒风中摇曳着一座孤零零的两间茅草屋。茅草屋的外边是赵老头子和老伴儿用树枝围起的八米见方的栅栏,栅栏里种满了蔬菜;栅栏的外边用网兜围起的是几十只鸡。房屋内,病床上的老婆婆已经熬过三个春秋,赵老头子坐在草屋门口不停地叹气着……  今天,老婆婆的病再次发作,没辙的赵老头子不得已乞求过路的村民去村小学校把女儿叫了回来。  女儿赵倩上气不接下气地从匆匆赶来了,谁知先到一步的赵虎不是关切而是抱怨:“怎么这么慢?你看咋办吧?”  “咋办?只要大哥表个态,咋办都行。”赵倩毫不示弱。  赵老头子1960年结婚,因为自然灾害,先后生下几个小孩,也只有赵虎一人活了下来。1968年后,经济条件才有好转,赵老头子又添了今天的赵倩,意思就是赵家欠儿女。  改革开放后,农村土地分田到户,因为害怕老人拖累自己,赵虎趁生产队解散的时机与赵老头子分了家。第二天,赵老头子带着老伴和赵倩就离开了自己生活半辈子的老窝。在村东头的空闲地上临时搭棚、另起炉灶,开始了自己越过越少的人生,也开始了自己艰难的暮年之旅。  屋漏又逢连阴雨,上坡偏遇顶头风。这年夏天,三天阴雨下得赵老头的老伴卧床不起,天还未放晴,赵老头就开始张罗着村民来修缮茅屋。一个邻居告诉赵老头子说:“今年夏季小麦收成也可以,麦秸好;干脆让赵虎把他家的麦秸拉来修缮一下。”  “那行,我去找儿子商量一下。”说完,赵老头子就拄着拐杖来到了赵虎家。赵虎刚吃完午饭,正和妻子闲聊,见老爹来了,也不让座,不疼不痒地问什么事。赵老头子把缘由一说,赵虎媳妇狠狠地甩了一句:“那一点麦秸昨天刚好卖了,你家麦秸哩?”  赵老头子知道,自己的一些麦秸,还没出地就让赵虎拉走了,现在,哪还有什么麦秸啊?  第二天,还是村主任看不上去赵老头子的困难,他派几位基干民兵,用村委的麦秸修缮起了茅屋。赵老头子看别人家的孩子比干自家的活还勤快非常感动,饭没吃好就让老伴儿给二位让座、让烟,自己拄着拐杖慌慌张张去叫赵虎。赵虎见赵老头子又来到门前,以为还是索要麦秸,他气不打一处来地吼老头子:“就你那间破草屋不知修它干啥;我今天要给秋苗除草,等我忙完地里活再说吧。”说完就出了家门,媳妇也跟着要出门,随口说:“早不修晚不修,专等我们忙的时候修哩,就那两间破茅屋,有啥修的价值哩,今天哪都甭去了,在这给我们看家吧。”赵老头子一看势头不对,赶忙走了回来。  常言说:生容易,死容易,生活不容易。尽管赵虎没帮赵老头子修缮房屋,在村委的帮助下,赵老头子总算度过了难关。  草屋还在漏雨,茅房还在风雨中摇曳……  转眼到了1988年夏,高中毕业的赵倩回家看到两位老人越发憔悴,无奈之下,就找到时任村委主任的初中同学赵凯歌请求帮助,气愤之余,赵凯歌劝赵倩说:“这样吧,你到村小当老师来,每月有19.55元的工资可以补贴家用,我抽空找你哥谈谈,解决老人今后的生计。”  不久,在赵凯歌的努力下,赵倩到村小当起了民办教师。这天午后,赵凯歌陪上级领导检查大棚蔬菜生产路过赵老头子门口顺便问起了日常生活。恰巧,临近中午赵倩放学回来,赵倩就急忙把哥哥喊了过来。看着两位老人一日不如一日的境地,赵虎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同情。赵倩说:“两位老人就这样了,今后的日子也不会太长,咱们协商一下两位老人的养老问题吧,当着村委主任的面,咱们把老人日后的生活安排一下。”  赵虎一听赵倩请他去村东头的茅草屋,他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一到茅草屋,赵虎看到村主任也在,就没怎么开口,嘴角上的烟卷不停地吐着烟圈。当赵凯歌谈到两位老人的今后生活时,赵虎先诉起了苦:“凯歌老弟啊,你看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要体力没体力,要能力没能力,全家吃喝拉撒就靠我一个,儿子赵刚上大学开支很大,我再负责老人的生活我哪顾得着啊?虽然说这几年改革了,开放了,家里有些收入,可都让儿子交学费了。”赵虎说完还不停地叹息,眼角竟还挤出了一滴泪水。  赵凯歌说:“老大啊,你能抚养小孩也就能赡养老人。你一点也不贫穷,你的生活不富裕是因为你太懒,男子汉大丈夫的,整天在村里闲逛,日个大瞎、侃个大仙、喝个小酒、赌个小博都是你的得手把戏;如果你承包个鱼塘、养个猪、鸡鸭的,凭你的聪明和才气早就发了,说到底,你就一个懒。但你再懒,不能赡养老人也偷懒吧?”  “论负担,还是赵倩的负担轻,没有结婚,没有成家,又有工作。现在让两位老人跟着赵倩过,不也是好好的吗?”  赵老头子看今天的谈判不会有什么结果,轻轻地摆摆手,叹了口气,说了声“算了、算了”就送赵凯歌他们出了们。  赵倩心一横,心想:“现在这世道啊,就是这样:一个老人能养十个小的,十个小的养活不了一个老的。为什么现在的男人成家后,多数不赡养老人,歌谣说: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还有人戏谑:男人娶了“新娘”就丢“老娘”,似乎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全是这样。大哥不负担养老义务完全是自身的思想意思问题,根本不是经济原因。他自己修房盖屋有钱,轮到老人修房盖屋就没钱了;他供养儿子上大学有钱,轮到赡养老人就没钱了。这不是思想问题这是什么?不是让我管两位老人吗,我就管两位老人,政府早就有宣传: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哥哥不孝顺,我就为老人养老送终,让老人活出个名堂来,让哥哥看看!”  就这样,赵老头跟着赵倩一过又是两年,两间茅草屋一年一次翻修后也比过去耐寒了,经风经雨了。草屋的旁边赵倩又开垦出了一块菜地,菜地的外边,在网兜的包围中,几十只鸡嬉戏其间;草屋一侧有个坑塘,赵倩在争得赵凯歌的同意后也放进了五百尾鱼苗……  这天正赶上赵倩在学校上课,偏巧赵老头的老伴病的厉害,赵虎被村民叫来了,他看着病床上的老人,一个劲地抱怨赵老头子不告诉赵倩,赵老头心想:“你这个孽种,让我告诉赵倩,我走不能走,动不能动,我怎么告诉赵倩?”还是一位下地干活的村民正好路过茅草屋,赵老头就立即请求其打电话告诉了赵倩,赵倩得知母亲的情况后,急忙安排了一下手头的工作赶来了,想不到的是赵倩永远是哥的敌人。兄妹一见面不是互相问好,而是哥哥的抱怨和批评声:“咱老娘就这样啦,看你怎么办吧。”  “怎么办?车到山前必有路,活人还能尿憋死?”赵倩越说越来气:“我为老人养老送终,决不再麻烦哥哥。”  尽管赵倩尽心地伺候赵老头子夫妇二人,可孝心并不能阻止岁月的沧桑。就在赵老太婆去世的第二年,赵老头子终于一病不起,春上的一场倒春寒,彻底结束了赵老头子84的生命。  赵虎夫妇二人彻夜未眠,终于有了以上两点答案。为避免自己的晚年不与赵老头子一样凄凉,为挽回俩人留在儿子赵刚心目中的不良影响。赵虎经过闭门不出、痛定思痛地面壁思过,他决心重新做人,力争用自己的后半生成为一个新农村建设的标兵、和谐家庭的领头雁。  经过五年的卧薪尝胆,不久,赵虎和妻子又把村头茅草屋翻修一新。在茅草屋的正前方,是他承包的10亩菜园,茅草屋的正门一侧赫然写着:赵家村无公害蔬菜基地。  第二年,儿子赵刚考上了公务员,赵虎竞聘当上了村科技副主任,同时担任村无公害蔬菜协会主席……  后来,赵虎又把村里的孤寡老人——张老汉领到了自己跟前尽心孝敬,用来弥补自己先前赡养自家老人上的不足和过失。 共 38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交障碍的常见症状看吗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