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龙吟 第九百六十五章 猩红狩猎

2019-12-05 05:29:00 来源: 淮南信息港

怒剑龙吟 第九百六十五章 猩红狩猎

察觉到了风轻柔目光的不善,风韧急忙挥手凝出一幕光焰悬浮在身前,跃腾的淡金‘色’火光好似一面镜子,映出了他此刻的样子。--

“你想到哪里去了?她吸血当然要用嘴了,留下一个‘唇’印,很正常。”

说罢,他抬手轻轻一抚,指尖上悄然泛起的一丝炙热将那枚淡淡的‘唇’印迅速抹去。

“但愿真是和风韧哥哥所说的那样。”

风轻柔似乎还是有一些不肯罢休,小脸微微鼓起。

“她可是血族的公主,和人类有千差万别,你能不能不要总想那些不可能的‘乱’七八糟的事情。”风韧奈一叹,伸手戳了戳风轻柔的额头。

风轻柔嘟着嘴回道:“和人类确实有差别,不过仅以外观而言,却又相差几,那个什么艾莉珞似乎对风韧哥哥很感兴趣……总之,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风韧哥哥一定要小心才行!”

“这个自然需轻柔担心了,我自有分寸。”风韧又‘摸’了‘摸’自己侧颈上的那块伤痕,心中不由再次一痛。想想今后自己还会被艾莉珞吸血,他就隐隐觉得背脊发凉。

“让我再看看。”

风轻柔顺势扑到了风韧身前,伸出手指轻轻拂过了那块肌肤,已经凝结的伤口将一丝粗糙触感传至她指尖,也是让她心中泛起一丝淡淡的伤感。

“风韧哥哥,你……”

“没事的,早就不痛了。”风韧急忙解释道。时间

紧接着,一个温热柔软的触感突然印在了他侧颈上的伤痕处,很还传来了一点湿润。

顿时,风韧双眼一瞪,风轻柔竟然‘吻’住了他的伤痕处,还在轻轻‘舔’舐着。

“轻柔,你在做什么?”

他下意识想要把怀中的‘女’孩推开,却没想到她反应也不慢,一抬手就架住了他的手腕。

“风韧哥哥,别动。难道,你愿意被那个血族公主碰,而轻柔不可以吗?”

风轻柔的反问倒是让风韧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任凭‘女’孩为所‘欲’为。

嘭!

突然间,一声沉闷声响从‘门’口传来,风韧与风轻柔闻声急忙分开,同时扭头望了过去,只见抬起脚的艾莉珞就站在‘门’外,一脸焦急。多章节请到。

“走,尸巫族又把那个怪物放出来了!”

很,她也是发觉到似乎屋内的二人神情有些不自然,点了点头退后了几步,戏虐笑道:“难道说,我打扰到你们了?”

“你说那个怪物又被放出来了?”

风韧一惊,没有在乎艾莉珞后面的那句话,大步上前来到她跟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闻言,艾莉珞双眼中掠过一丝悲伤,双‘唇’微颤:“因为,因为……不对,你问这些做什么?总之,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存在,就在亚霆城中!”

“那还废话什么,走!”

风韧不敢犹豫,晃身一窜便是从艾莉珞身边穿过,飞奔出近百米后,又突然转身回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喝道:“带路。时间”

一振手臂挣脱开风韧的手指,艾莉珞面‘露’不悦之‘色’:“我会带你去的,不用这样。”

屋内,风轻柔也是反应过来,急忙跟上了二人一同远去的身影。

亚霆城中,夜‘色’并不算深,不过除去夜市所在的街道之外,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只是一排排民居中透‘露’出阵阵灯火,却是完法将四周的黑暗彻底少去,数寸范围的昏暗火光外围,剩下便是一片漆黑。

一处没有行人的街道上,一片昏暗茫茫。多章节请到。然而,在那漆黑之中,似乎又晃动着一点火光。

身形迅速落下,风韧伸手一探按在地上堪堪燃烧熄灭的残破灯笼,神‘色’凝重:“应该没有离开多久……但是,时间也不会太短。”

同时,他目光一瞥,指间拨出的点点火光将四周映亮,地上尚未干涸的点点血迹很是显眼。

“艾莉珞,似乎这一次那个怪物下手的目标是普通的行人而已,我可不认为一名足够修为的武道强者需要带着灯笼通过这条漆黑的街道。”

点了点头,艾莉珞回道:“看来,他不是在进行暗杀,而是在狩猎,至少目前是如此。血族在进行战斗之前,都会尽可能饱饮鲜血,那样可以保证我们发挥出强的战力。那个怪物想必也留有这个习惯。”

“我不管他究竟想做什么,总之不能够再出现被袭击者了,能不能尽将他定位出来,而不是晚一步。”风韧扭头一喝。

“我试试。”艾莉珞点了点头,变戏法般手中多出了一只小瓶子,拔出塞子就往嘴中倒。

风韧可以较为清晰地看到

,艾莉珞喝下的是一股猩红‘色’液体,想必是事先准备好的鲜血。刚才她自己也说了,为了发挥出强战力,饱饮鲜血是必须的。

“你在喝什么?”并没有想到这一点的风轻柔眼‘露’好奇之‘色’,似乎对那个瓶子很感兴趣。

艾莉珞喝完后抹了抹嘴,朝着风轻柔狰狞一笑:“人类的鲜血,你要不要来一点,很美味的。又或者,等我带的储备货用完的时候,从你身上再取点?”

“什么!”

风轻柔一惊,头发都竖了起来,很又重垂下,下意识躲到了风韧的身后。

“好了,别闹。办正事要紧。”风韧急忙制止艾莉珞去捉‘弄’风轻柔,同时也一把将躲在他身后的‘女’孩拽了出来。

“放心吧,现在的黑夜,便是我血族的主场,任何一个想要追踪的目标都不可能有机会逃走。何况……”说到后,艾莉珞稍稍停顿,伸出双‘唇’的小舌头‘舔’了‘舔’嘴角,将沾染的后一点血渍送入口中。

此刻,在她双眼之中浮现出点点细小光影,却是从此处向外扩散亚霆城中数建筑的缩影,任何一个生命物体的活动都法逃脱她的感官察觉。时间

很,艾莉珞神‘色’一凛,哼道:“找到了!东面大约五里远的位置上,那座耸立的高塔,他就在里面吸食刚刚猎获的那个人类。动作要,他结束了。”

话音落时,她只觉得身侧一阵疾风掠出,在看之时,身旁只剩一头秀发飘扬中的风轻柔,风韧的身影早已远去。

“动作真。”艾莉珞随口一叹,又望了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风轻柔,笑道:“怎么还不跟去,莫非是知道刚才我喝下的鲜血其实量不够,你打算亲自给我再送一点来?”

“不是!”

风轻柔惊叫一声,跃身飞掠而起,紧随着风韧的背影而去。

仰望着两道迅速远去的背影,艾莉珞悄然一叹,纵身窜出之刻却不是与风韧他们方向一致,而是朝着东北方面而去。

刚才,她所察觉到的亡灵族气息还有另一道,而且令她在意。

风韧悬浮在空中,在他身前的是一座荒废的教堂,右侧耸立的高塔上方的木早已腐朽,透过冰冷的岩石框,一团隐在昏暗中的蠕动黑影模糊可见。

“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再来。”

他冷冷一笑,手中一抹寒光闪现于夜空之下。

下一刻,一线森冷银虹瞬间贯穿了整座高塔,卷动的凛冽剑风刹那之间将崩塌的塔尖搅碎为粉屑。多章节请到。

然而,风韧却是猛然心中一惊,剑落之刻他的感觉再清楚不过了……这一剑,没有击中。

他抬头一望,只见一道展开褴褛双翼的诡异身影悬浮在上空,那个角度望去正好与夜空中的弧月重叠一处,狰狞的躯体轮廓外围泛着一圈朦胧光晕,添诡异。

“不得不承认,你真够的。”

风韧一叹,下一瞬间赫然纵身出剑,轻轻嗡鸣的寒光剑刃之上顿时晃动出数十道氤氲剑影,就势一挥间飞掠夜空,盘旋呼啸中布下一层禁锢牢笼,凌厉的剑气已然将那道诡异身影困在正中。

“不要妄想再逃走。”

他戏虐一笑,星尘泪抬起一指,身随剑走,突刺的璀璨寒芒径直击向被困在剑影之中处可逃的那道身影。

那一瞬间,诡异的身影动了,就在剑影收拢与贯穿夜空的剑气形成合围的刹那。

双翼举起,他摊开的十只爪尖上骤然弥漫出一圈圈漆黑‘色’的符文,随着在虚空中转动,那些符文的颜‘色’迅速又被沾染成了猩红‘色’,而后轰然一爆。

霎时间,隐约中好像有一只蝙蝠状的血‘色’虚影在重围中双翼一展,弥漫的猩红‘波’动瞬间击溃所有剑影,而后怪物拍出的一爪是正面迎上了星尘泪的凌厉一刺。

叮!

火光飞溅,贯穿夜空的璀璨剑光戛然而止,停下去势的剑刃被爪尖抵住,竟然再也前进不了丝毫。

“果然和轻柔说得一样,你的爪子很硬。不过,若只是这种程度的话,还远远不够!”

风韧猛然一喝,经脉中轰然奔涌的劲力透过指间贯彻星尘泪的整支剑刃,泛起的寒光一颤如同伞状绽放,数道纤细的尖锐劲气倾泻于那具诡异躯体的浑身上下每一个部位上。

嗤嗤嗤嗤嗤嗤!

数点污血飞溅,突然间爆发的剑气肆虐在其身上,虽然未能将躯体贯穿,却同样是刻下了数百道创痕,剧烈的冲击与痛楚同时扩散在他体内,整具身躯好似断了线的风筝,眨眼间摇摇晃晃坠落长空。

“结束了!”

一声呵斥在空中响起,却不是来自风韧,而是随后赶到的风轻柔纵身而上展开了追击,双剑于虚空中‘交’叉一划,紫黑‘色’的十字寒芒凛冽斩落。

嘭!

剑芒斩中怪物,再次遭受重创的身影重重砸在了地上,地板的碎裂声响起之刻,阵阵烟尘也是随之升腾,很就将那一片区域彻底遮掩。

轻轻哼了一声,风轻柔垂下手中双剑,扭头望向上方的风韧。不过她所看到的,却是对方眼中的惊恐之‘色’。

“轻柔,躲开!”

来自,时间看正版内容!--63983+daa+-->

华西第二医院高晓琳
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中西医结合分院怎么样
洛阳治疗早泄医院
安顺治癫痫有哪些正规医院
深圳哪些治妇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